Menu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专题讲座 >
中医的地位是如何被美国洛克菲勒财团一步步颠覆的?
时间:2019-06-18
点击数:85
引言:中医药在中国历史上曾经很辉煌,即使在清末“西风东渐”的过程中,中西医也按照各自的医疗方式各行其道,且相安无事。史料记载,有的地方甚至出现过中西医共同会诊病人的情状,正是这种中西医双方处于并存和对峙的状态,一同构建起了中国近代医学史上特有的二元格局。然而随着历史演进,双方的地位开始逐步转变,由当初的平起平坐,发展到后来西医一枝独大,最终演变为“西医在朝,中医在野”的格局。查阅史料可以发现,上世纪三十年代,中医学校不仅在规模上落后于西医,而且在体制上也开始全面接受西医学的模式。这中间究竟是什么力量扭转了这一格局呢?
 
 
虎年春节前夕,世界健康产业协会主席、中国保健协会保健咨询服务工作委员会副会长,也是我国著名中医的陈学忠教授给本报发来一封邮件,他在邮件中引述美国华裔学者张绪通博士的文章,披露了一段惊天秘史。他指出,的确有一股神秘力量操纵了历史,中医在中国的地位被颠覆与美国洛克菲勒财团的“资本阴谋”有着丝丝缕缕的联系。简言之,对中医实现“西化”,是美国洛克菲勒财团在1927年策划的旨在消灭中医,进而以美国的西医实现垄断中国医药行业的一个资本阴谋,即打着“科学”的旗号,行消灭中医之实。
 
陈学忠教授在邮件中带着我们一起回溯了这段历史。
 
 
从煤油到医药市场的垄断
 
1840年之后,西方用炮舰轰开了中国的大门,进而一步一步将中国从一个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掠夺成一个赤贫的国家。中国人被他们在军事上征服了,但是想征服中国文化谈何容易。而不征服中国文化,就无法征服中国人的心。于是他们采取了一个从长计议的策略:用庚子赔款的一部分在中国建立大学,并大量吸收中国留学生,目的是培养自己的代言人。这实际上是学中国人提出的“以夷治夷”策略,也可以称其为“以华治华”。
 
垄断是许多西方财团的资本目的。20世纪初,洛克菲勒是中国煤油灯的独家供货商。那时候,洛克菲勒集团派人挨家挨户免费送煤油灯;煤油灯当然比蜡烛好,但是煤油用完了,灯就不亮了,于是中国人就要去洋行的门市部买煤油。
 
而洛克菲勒集团的门市部,对于有本集团标志的煤油灯,给予优惠价格;于是洛克菲勒集团,就成为了中国煤油灯的独家供货商。可见洛克菲勒集团是非常聪明的。
 
在垄断了中国的煤油和电力市场后,其强大的药品帝国对中国的医药市场也有着同样的觊觎。可是中医的存在妨碍了它垄断之梦的实现,中国这个当时就有数亿人口的国家,都在使用中医中药。中国大部分人口都不看西医,自然也就没有了西药的市场。
 
于是,在这个背景下,一个对中医实现“现代化、科学化、国际化”,但旨在消灭中医的资本阴谋出现了。
 
成立“协和”的战略预谋
 
2004年,当小洛克菲勒死了以后,美国人汉斯·鲁斯克撰写《洛克菲勒药品帝国的真相》(The Truth about the Rockefeller Drug Empire:The Drug Story)将洛克菲勒对中医的一种阴谋策划和盘托出。
 
洛克菲勒集团策划了一个类似送煤油灯的策略,于1915年在中国成立了协和医学院,把西医打进来,并以学术基金会的名义免费培训中国人学习西医。这个基金会可以给中国教授西医的学校赞助,但是有一个条件,就是必须给这些学生并通过这些学生给中国人灌输这样的思想:即放弃自古以来流传下来的“安全有效廉价的中医”,而相信昂贵的西药。但中医是安全有效且廉价的,它的竞争力是非常强的,可是怎么绕开这点呢?通过“科学”!于是洛克菲勒财团就打着“科学”的旗号说:中医不科学。
这样就绕开了中医最具竞争力的方面。从思想上让老百姓知道科学是最好的东西,中医不科学,所以中医不好。这样就使得自古以来为中国人所发展的中医学逐步消亡。
 
汉斯·鲁斯克在书中这样写道:“医学院校被告知,如果它们想从洛克菲勒慷慨的赠予中得到好处,它们必须让5万万中国人民信服地把他们经过多少个世纪检验的安全、有效却又廉价的草药扔到垃圾箱里,让中国人民赞成使用美国制造的昂贵的有致癌、致畸作用的‘神’药,当这些药致命的副作用再也掩盖不住的时候,则需要不断地用新药来替代。如果他们不能通过大规模的动物实验来‘验证’他们古老的针灸的有效性,这就不能认为有任何‘科学价值’。西医对几千年来证实的针灸对人类的有效性毫不关心。”
 
同时,洛克菲勒集团也收买文人来批评中医、在政府内推行取缔中医、提倡废医留药等等,由于西医在手术、抢救方面的高明,因此洛克菲勒集团的医用器械、西药的销售量大增。
 
张绪通在文章中称:“该文坦白地道出了缘由,洛克菲勒及其家族以学术基金会的名义,捐了一点钱给中国的医药界,美名其曰‘帮助中国实现中药现代化、科学化和国际化’,目的就是要中国人对自己的中医药学术的根源与体系产生怀疑,以至于厌弃。然后打出‘拯救中医中药’的美名,以‘中医药现代化、科学化’的幌子,达到彻底操纵、把控中国的中医药及其市场的目的,完全有他们的战略预谋。”
 
废止中医案的背后推手
 
清末,由于清政府一直采取以洋压汉的政策,尤其是慈禧与光绪相隔一天死亡的事实,太医院被废置,中医就此不被重视。此时,大量的官派留学生归来,其中学习西医的学生基本上是一致反对中医的。然而,据《近代中西医争论史》中所载,从历史上看,早在“甲午战争前中西医之争就已开始,当时只限于学术上,加之早期的西医几乎全是外国传教士,也不便公开与中医为敌。……废止中医之争始于清末,但仅出于民间,到1916年余云岫出版《灵素商兑》大肆否定中医并非偶然。然始创由政府职能部门进行废止中医,还是在1928年原协和医学院院长及中华医学会会长刘瑞恒当上南京政府卫生部副部长之后。他采取行政手段,照余云岫等人主张,废止中医。而余云岫于1934年主编《中华医学》杂志5年之久,大块的反中医的文章曾在该杂志上发表。……1928年底,刘瑞恒中华医学会会长任满,转而充当卫生部副部长,其背景即在美国人的支持”。
 
“废止中医案”之所以能在当时的卫生部通过,主要是与会的人均是留学归来的学习西医者,如主持人刘瑞恒系留美学习西医者,余云岫系留日学习西医者,余下的均是留学美英学习西医者。自1929年2月,在南京召开第一届中央卫生委员会,由卫生部副部长刘瑞恒主持,与会17人中没有一位中医。这次会上通过了“废止中医案”。当中西医之争由民间讨论走到了以行政手段进行废止中医的境地时,中医存亡之事就成为了一件攸关中华民族文化存亡的政治大事。
 
在今天看来,不论西医在进入中国的开头有多么不光彩,然而现在的结局是,它以现代、快捷、直接的优点迅速拔得头筹。诚如陈学忠在邮件中所感叹的,用中国人来消灭中医的“以华治华”谋略在此被应用得天衣无缝,以至于在几十年后的今天,中医已经走到了行将灭亡的境地时,医学界还在争论中医是否科学和现代化的问题。在现今,人们看不到洛克菲勒财团所作所为,因为它的存在已经不是一般财团的规模了,而是运行到了近乎老子所说的“大象无形”的状态。
 
《洛克菲勒药品帝国的真相》
 
为了传授洛克菲勒药品思想,有必要教授这样一个观念,那就是:自然在造人时,不知道她在做什么。但是联邦安全部儿童局的统计表明,自从药品托拉斯全力推进对人体系统注射麻醉药品、接种疫苗和注射免疫用的动物血清以来,美利坚民族的健康状况急剧下降,尤其是在儿童当中更是如此。现在的儿童,这也要“注射”,那也要“注射”,而科学所认知的唯一的安全卫士就是纯净的血流,但这只能通过清洁的空气和有益健康的食物得到。这意味着自然、经济的方法。这也正是药品托拉斯所最反对的。
 
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的官员在被任命前都须得到洛克菲勒中心的认可。当其必须将独立于药品托拉斯的行医者排挤出行业之外时,它总是不遗余力地去执行这些命令。
 
 
美国的医药卡特尔
 
医药卡特尔(卡特尔是资本主义国家中的垄断组织形式之一,编者注)被纽约《尼亚加拉瀑布》的作者医学博士J·W·霍奇总结如下:
 
“医药垄断集团或者医药托拉斯,美其名曰美国医学会,不仅是这个时代和其他任何时代存在过的垄断组织中最卑鄙的,而且是最傲慢、危险、专横的组织,它一直致力于操纵一个自由的民族。任何及一切通过安全、简便、自然疗法进行治病的方法肯定要受到骄傲自大的美国医学会医药托拉斯的领导们的攻击并被他们斥责为假冒、欺诈和哄骗。”
 
每一个不和医药托拉斯结成联盟的行医者都会被掠夺成性的托拉斯的医生们斥责为“危险的江湖医生”和骗子。每一个公共卫生学家,如果试图采用自然手段而不采用手术刀或者有毒的药物、疾病分离血清、致命的毒药或者疫苗来让病人恢复健康,他马上就会遭到这些医学暴君和狂人最严厉的斥责、最大限度的攻击、诬蔑和迫害。
 
这其中真正的原因是他们不用药就能把病人治好。
 
殖民化
 
洛克菲勒的各种各样的“教育活动”在美国获得了巨大的利润,以至于发起了国际教育基金会作为小洛克菲勒自己的个人慈善事业,还捐赠了2100万美元作为启动资金,准备毫不吝惜地给予外国的大学和政客们,当然要附带各种条件。这个基金会承担着输出洛克菲勒作为全人类恩主的“新”形象及其商业活动的任务。没有人告诉过那些受益人,看起来好像是洛克菲勒把钱从窗户里扔出去了,然而每一分都将会带着丰厚的利润从前门跑回来。
 
洛克菲勒过去一直对中国有着特殊的兴趣,由于美孚石油公司几乎是“中国油灯”用油的唯一供应者,因此他把钱用来设立中国医药基金和北京协和医学院,扮演着“伟大的白人教父”的角色,来向他卑微的孩子们传播知识。洛克菲勒基金会投资达4500万美元用来“西化”中医。
 
医学院校被告知,如果它们想从洛克菲勒慷慨的赠与中得到好处,它们必须使5万万中国人民信服地把他们经过多少个世纪检验的赤脚医生安全、有效却又廉价的草药扔到垃圾箱里,让中国人民赞成使用美国制造的昂贵的有致癌、致畸作用的“神”药,当这些药致命的副作用再也掩盖不住的时候,则需要不断地用新药来替代;如果他们不能通过大规模的动物实验来“验证”他们古老的针灸的有效性,这就不能认为有任何“科学价值”。西医对几千年来证实的针灸对人类的有效性毫不关心。